曾幾何時

我腦子可以像今天晚上這樣清醒。

 

順利的把圖畫完成之後

突然感到飢餓

在深夜裡

我騎著腳踏車出外覓食...

也許是冷冰冰的風吹醒了我的腦袋吧?

 

回家

一邊解決食物    一邊看著血腥的洋片

我的貓     離開牠的床     貼心的蜷曲在我身後的沙發椅背上陪著我

在血花四濺   支離破碎   悽慘哀嚎聲結束後

我發現了我那清醒的腦袋...

 

我跟我腦袋說: [ 好久沒見著你醒著 ]

腦袋冷靜異常的回答: [ 我醒著很久了, 那是因為你好久以來從未正視過我 ]

 

我假裝沒聽見

循著黑暗的階梯走上樓

我刻意摸黑不開燈的。

 

推開房門

腦袋冷不防的出聲:

[ 看到床上那個能夠輕鬆入眠的傢伙嘛? ]

我還站在房門口

貓咪跟上來     用長長的尾巴勾著我的小腿    在我腳邊磨蹭

[ 他能輕鬆的睡著,而你,只能一直失眠。]

腦袋接著說: [ 其中的差異,只有你自己曉得。]

 

我遲遲沒有辦法接話

一陣腹痛

這是老毛病了     只要一緊張     肚子會首先發難....

我想      我可能不適合困住自己吧。

 

寒冷的冬夜裡

我讓自己保持全裸

坐在浴室的馬桶上

聽著輕鬆入眠者的呼聲

我知道

在我還沒擁有勇氣之前

腦袋不會經常清醒

而我

會一直失眠。

 

 

全站熱搜

morphinehu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