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我從袋子裡面像抽籤一般

抽出一張DVD

[我的藍莓夜]

一開始讓我熟悉的是Cat Power的The Greatness

接下來讓我熟悉的部分

就是送我這滿滿一袋DVD 還有那首歌的人

也跟劇中Jude Law的名字一樣

"Jeremy"

 

半夜

我靜靜的一個人

拿著一杯紅酒

配著我買太過濃郁的紅色MORE煙

因為有太多小酒吧的場景

加上王家衛的拍攝手法

還有過度飽和的色調

一些朦朧的對焦

也開始覺得自己似乎在其中

 

 

其中

Rachel Weisz所飾演的Sue Lynne

尤其是她第一次走進酒吧的 輕蔑

還有最後路邊的淚水

我印象深刻

我想

我愛上她不乖不安定的頭髮

 

 

看完之後

對於Norah Jones如何在旅程中將失戀治癒並不是很有感觸

但我相信

她每次寄出的明信片

每次開頭的"Dear Jeremy..."

都是讓"心"康復的其中一個重要關鍵

沒有要求回信

也不用任何回應或是贊同

只是

讓心 有所歸屬

 

 

直到現在 我還是在想

"心中有個重心"這件事 真有這麼重要嘛?

有人把愛人當成重心

有人把家庭當成重心

有的則是小孩 . 事業 ...

當然   我也需要有重心

只是每次反問自己

似乎都替我的"重心"找不出非它不可的原因

卻深深的需要

狠妙

這樣的探討到最後應該會變成"人生目標"這回事了

 

 

 

我衝動的 也想開始寫明信片

也想寫給某個"Dear Jeremy..."

可以不用期待回音

可以不用思考太多對方的反應

也可以不用在乎對方懂不懂

就只是

說說話  寫寫字

這樣感覺輕鬆很多

 

 

 

 

全站熱搜

morphinehu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